网络公关应该如何去更好的解决危机?怎样才能更好的与已存在的相结合?

前苏联的联共(布)发生最大一次的路线斗争之一就是“苏联红军之父”托洛茨基与斯大林之间的观点差异。托洛茨基认为苏维埃政权内部的领导层发生了蜕变,形成了新的
 前苏联的联共(布)发生最大一次的路线斗争之一就是“苏联红军之父”托洛茨基与斯大林之间的观点差异。托洛茨基认为苏维埃政权内部的领导层发生了蜕变,形成了新的工人官僚集团,不再代表广大工人阶级的利益了。从创业者出身和出发的阿里巴巴现在被暴露对海外商家造成了伤害,在这个领域里面成为赚钱道德风暴的风眼。
  商场如战场的道理,几乎每个人都懂,赚钱才是硬道理,盈利才是王道。这个差不多只有小孩子不懂。道理懂了,就能够保证赚钱吗?很显然,这个结论是行不通的。问题在于,类似阿里巴巴这样的超级公司绕道这个道理的后面去了,他们把赚钱这个事情搞复杂了,这个情况殊兙认为可以用一个军事战例来加以说明:1950年爆发的朝鲜战争,在战争爆发的初期,金日成领导的军队势如破竹,打得南韩的军队溃不成军,这个时候,在这个系统中又谁会觉得自己不懂军事呢?可在后面,美军的马克阿瑟成功实施了仁川登陆,成功包抄了朝鲜人民军的后路,掐断了金日成军事系统的后勤供应,一下子就彻底扭转了当时的朝鲜战局,反过来也是势如破竹的所谓联合国军一路向北挺进,一直将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这可以认为是金日成军队不知道军队打胜仗才是硬道理,取胜才是王道这个基本原理吗?

  那么,原因何在呢?殊兙认为是可恶的美帝国主义者把战争程序搞复杂了,让对方的脑子一下子想不清楚了。当然,后来麦克阿瑟脑子也想不清楚了,居然不经内部磋商,无限放大自己,对外大放厥词,那么这样的结果,必然也就是黯然离开了让麦帅尽情发炫的舞台。
  区别去麦克阿瑟不体面的被解职,阿里巴巴的ceo主动引咎辞职了。为此,马云还发表了公开信。为什么如此高尚,勇于担当的人才就仅仅出在了阿里巴巴呢?我们的国家和地区性的城市多么需要像这样敢作敢为,既能为一方老百姓谋到巨大福祉,同时又能够在一点点的危急存亡关头剖腹自戕的职业英豪啊!
  今后阿里巴巴的商业灵魂归于何处?这里不得不引用大家现在不大愿意多说的马克思主义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理论,在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下面,尽管金融寡头可以一次又一次地度过经济危机,完成新一轮的经济启动和增长,但是资本家剩余价值的核心理论内核,注定资本主义本事是不能够彻底解决这种经济怪圈的。而且,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培养壮大它的掘墓人:无产阶级。
  依靠一次公关事件就能够处理好阿里集团的种种问题,那么在建国初期,毛泽东主席对张青山,刘子善的挥泪斩马谡,也就会一劳永逸地解决了执政党的腐败问题了。
  所以,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是:在思维和人性内部的问题还怎样还是外孙打灯笼----照(舅)旧!而且,殊兙在这里做出一个比较消极的判断,如果主动背起黑锅能够得到不错的经济实惠的话,说不定以后阿里巴巴要求为企业背上黑锅的人会越来越多了。因为,在现实生活中,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会非常关心去职高管的最终去向的。
  阿里巴巴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的巨无霸公司之一,作为生物链顶端的生命个体自然有着它特定的生命周期。殊兙认为马云是很清晰地认识到了这些问题的症结所在,抑或可以悲观地认为这本身就是像生老病死一般无法克服的命题。马云的所作所为更多的可能只是一个头痛医头的西医门诊了。千万不要去奢望太多的道德感悟。
  或许,在现实状态下面,公众的注意力容易聚焦阿里巴巴,这就好比西方那些所谓民主国家的政党轮选,很多刚刚冒出来的政治明星,就在仕途展开她迷人一面的时候,被爆出一些阴暗的人生污点,导致功亏一篑。可以这么说,凡此种种,应验了中国一句老话:天下乌鸦一般黑。没见过360大肆揭露互联网公司的老底吗?结果,又产生了哪些实质性变化呢?
  这里,也就只能套用哲人的经典了: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作为一个网络看客,能够做到一点事情,充其量也就是怀着无奈之情静看“城头变幻大王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