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公关公司如何把改稿变成一门艺术的?这能给予我们一个什么样的启示?

几乎从未有过一家互联网公司对于媒体的态度呈现出这样多的复杂面孔:渴望、谨慎、自信,同时又恐惧。没错,我说的就是滴滴。
  今天下午,一则由何伊凡关于滴滴篡改中国企业家文
 几乎从未有过一家互联网公司对于媒体的态度呈现出这样多的复杂面孔:渴望、谨慎、自信,同时又恐惧。没错,我说的就是滴滴。
  今天下午,一则由何伊凡关于滴滴篡改中国企业家文章的声讨截图在朋友圈流传,称“滴滴花钱在其他媒体上推此文,要求对方删掉媒体出处和作者姓名,而且进行了改写,删去了其不愿接受的部分。”何伊凡现担任《中国企业家》杂志执行总编,这本刚刚度过30岁生日的老牌商业杂志最新一期的封面文章采访了滴滴CEO程维,这篇文章以程维的视角回顾了滴滴惊心动魄的三年,包括和快的合并的内幕,和Uber如何竞争等等,这篇一万多字的长文几乎回顾了滴滴这家公司所经历的所有关键点,对于细节和信息的把控非常到位,毫不夸张的说,这是我几年读到的为数不多的几篇好的文章之一。(戳这里回顾)
  然后这篇在微信10万+的文章却遭遇滴滴公关团队手起刀落般的阉割、变性的待遇。
  讲真,我从事媒体也好几年了, 见多了PR要求改稿删稿的情况,但第一次遇到这种像滴滴公关部这样,在事先没声张的情况下,把稿子内容偷梁换柱瞒天过海,删掉所有不利的内容再斩头去尾删掉作者和来源,改造成一篇立场亲和的阉割文,还花钱大推,这思路,这手法,这脑洞,我只能用下面的图形容:
  何总编说“花钱推广”我们不得而知,但经过滴滴公关部“妙手回春”过的稿子我们是可以对比一下,标题从《程维颤栗》变成更加语气柔和甚至偏软的《程维:滴滴仍是家缺乏安全感的公司》、《他执掌中国成长最快的公司,怀揣近40亿美元,为何仍说“缺乏安全感”》等等,在一系列微信号上推送。
  我又看了一遍修改后的稿子,经过滴滴的艺术加工,读起来简直是如沐春风啊。
  一篇一万多字的文章,修改的地方长达30多出,平均300字有一处修改,修改的地方则是包罗万象,我们可以从中一窥甚至总结滴滴公关部的公关风格。

  一、极力维护老板形象
  滴滴几乎删掉了所有对于老板和程维个人形象有丁点儿不利的内容,比如程维“粗暴的”给高层下达任务,说不能有一人流失,这是政治任务云云,比如“程维和吕保持刚刚好的距离”这样中性的描写也删掉了,说句实话,感觉滴滴公关部这样的包装和做派,是要把程维维护打造成知全能完美无瑕创业上帝的节奏。
  二、注意细节
  滴滴公关对于文字细节有着近乎强迫症的迷恋,比如开头的“漫天大雪中的濒死时刻”删掉了濒死,比如“眼看Uber要弯道超车,程维慌了”中删掉“慌了”,甚至连“那段时间,坐在办公室的陈汀每天微信运动量都在一万步以上‘老板压力也很大’”中的“老板压力也很大也删掉了。”我真心看不懂了,难道连说句“老板压力很大”都犯了禁忌?
  三、严谨
  这篇稿件中不单单采访了程维一人,还有许多外围的补充采访,一些高管可能说着说着说high了泄露了一些不该说的细节或者信息,滴滴公关部此刻就像一台分秒不差的石英钟,把这些噪音通通的扫出去。
  比如程维透露“从Uber挖来了五位大将”,比如“李建华加入滴滴之前,在政府部门任司局级干部,一下子变成了现有政策的反对者。“我要在法律和道德的基点上做点事情。在中国,我是官员下海的最高级别。我以前在政府做的事是跟约谈有关系的,但现在我们要推动现有政策的改革。”
  事实上虎嗅也遭遇过类似的事件。今年上半年,滴滴安排了一次柳青的小规模群访,也邀请了虎嗅,但就在前一天晚上,滴滴突然变卦,临时取消了虎嗅的采访资格,外界推测,很大程度上是担心虎嗅的内容“不可控”。#出了负面咋整#
  滴滴的高层,无论是柳青还是程维,都是我非常尊敬的创业者,但非要用这样“独特的”方式去传播,反而是一种虚弱和不自信的表现,我想起以前腾讯的一位高管跟我说的一个故事:腾讯财报出来后,一位媒体人迅速撰写了一篇分析文章,言辞之间有些质疑和刻薄,当别人把这个链接在群里丢给Pony看时,Pony说了一句话,“要允许别人批评。”这篇稿件最终也没有得到腾讯公关部的“特殊关照”。从这个角度来说,滴滴离一家伟大公司的确还很远很远。